2017大红鹰心水论坛王中王

声讨小鲜肉救不了“择天记”式的塌方

2017-04-25 07:57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声讨小鲜肉救不了“择天记”式的塌方

◎韩思琪

自开播以来,《择天记》的收视与口碑之间严重分化,同时拥有高点击量和豆瓣评分仅4.7分的数据,一星评价甚至高达49.7%。耗资4亿却反响如此,这个结果看似“出人意料”但又是在“意料之中”。

大IP加流量担当的主角配置,在经历了一次次诸如“辣眼剧”、“抠图剧”等改编剧对观众底线的不断冲击和刷新后,当前语境下IP与流量似乎已经成为了改编剧的“原罪”。当原著的光环被摘除、取而代之的是“烂剧”滤镜,许多剧集尚未播出便被“烂片预定”甚至成为了行业“生态”。粉丝与一般观众对立起来,这种对峙外化为C型评分——他们用五星与一星的评分相互角力,形成着两个“互不可见”的群体。

改编自猫腻同名作品的电视剧《择天记》就是这种大IP剧的典型,作品设定的是在人妖魔共存的架空世界里,男主角为了逆天改命,带着一纸婚书来到神都,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在国教学院打开一片新天地的故事。

作为众多的网络小说改编剧中第一部“大男主”戏,《择天记》首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去讲述这个关于“命运与选择”的故事。原著中的男主角陈长生,是一个执着于逆天改命的少年,“大道三千,他求的是顺心意——所谓顺心意,就是心安理得”。青春少年、建立羁绊、热血历险、“向死而生”,原著小说结合了西方的少年冒险模式与东方的理想人格感召,将前期的少年热血与后期的青年情怀缝合起来,同时在腾讯的“泛娱乐开发”(“全版权开发”)的产业链(小说及其改编漫画、电影、电视剧、网游)中又加入了二次元元素与高魔的奇幻设定。

在这种连载与开发同步的模式中,我们看到的电视剧《择天记》便身份暧昧又模糊,如同鹿晗扮演的少年陈长生,“道士下山”后遇到了勇者斗恶龙式的中西方“杂交”的魔幻历险场景——值得注意的是这条龙并不是来自于中国文化中的图腾,而是长着一副西方文化中作为怪兽延伸的“龙”的外形:而陈长生站在堆砌成山的财宝中,对着巨龙自陈心路:“改命真的很难,但就算再难,我也要坚持下去,因为西宁镇的猪头肉,切成薄片,再蘸了红油和岩盐,真的很好吃”,突然出现的“尬聊”串起来的故事,只能让人更加“出戏”。这段本是原著中冷峻而残酷的幽默,男主角为了多活一点点的可能性一直清淡饮食,只有赴死前才吃得的“奢侈”的猪头肉,被演出来却只剩“尴尬”。

如果说原著小说想处理的是,“治不好的病就变成了命”的宿命与剔除了悲情的主体抗争,那么电视剧的演绎就只有完成度极低的“举重若轻”,“包袱”没有消解死亡的沉重,只有不合时宜的“抖机灵”。东方玄幻与西方魔幻嫁接下的“奇幻”,让这部世界观设定宏大(人、妖、魔三族共存)的作品,难于打动观众从而产生“共情”。

于是,怎样在荧屏上塑造一个成长式的男主角是电视剧《择天记》的另一大问题。相较于以往已经形成“套路”的“大女主”的影视剧模式——主角经历磨炼、断情绝爱、升级过关、终成“孤独的胜利者”,有关男性主角的“孤胆英雄”、“千秋霸主”、“泥腿子将军”等讲述方式都越来越难以取悦阈值渐高的互联网时代的观众们,尤其是在“原子式”核心家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他们不再满足于“高大全”式的设定,而是喜欢陪伴的、共生的、成长性的主角。

电视剧《择天记》塑造了一个“娇花式”的男主角:他是血含圣光、被人觊觎的“唐长老”,也是熟背各派武学秘籍却不练武功的“王语嫣”——简言之,是一个“被保护者”的角色。无独有偶,此前大火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男主角夜华,同样也是被冠以“四海八荒第一哭包”而斩获了大批女性观众,这种男女主角“拿错剧本”式的安排,成为了高度幻想的宏大架构故事中男主角快速获得粉丝们认同的方法,他们将戏外对于明星的“保护性”心理代入到戏内、置换为对主角的认同。这也正是内部粉丝与外部观众之间的分歧所在——故事的完成度依赖于先在的心理与语境,单纯依靠故事自身却难于打动人,换言话说:主要靠脑补。

这些状况其实都与当前我国的影视剧领域的现状互为表里:一方面是资本对娱乐工业的渗透,为了攫取更大的盈利空间,拥有大量拥趸的IP与明星成为了高收视率、稳定的点击率与票房的“甜蜜的许诺”。另一方面全行业的“产能过剩”意味着只有“流量”才能“突出重围”、进入到观众的视线、拥有成为被选择的选项的资格。

在唯点击率、唯票房至上的论调影响下,作品的完成度势必会受到相应的损害,甚至明星中心制导致的对“流量”的严重依赖,进一步又遏制了一些无名的优秀演员的成名机会。我们面对的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当下中国的影视行业与消费社会的共谋,一定程度上作品成为资本市场掘金的通道。与此同时IP、小镇青年口味、流量明星也就成为了“原罪式”的存在。

但这“痼疾”只单单“甩锅”和“声讨”一些明星、编剧和“鲜肉”演员们就可解决吗?我们也该看到,在所谓“小镇青年”审美口味的背后是影视产业结构调整后的“塌方”,在文化消费主力向三四线观众转移的过程中被甩在后面的是我们的影视行业。在声势浩大的粉丝文化背后,不是庞大的迷族的“非理性”迷狂,而是金融杠杆的趁机操纵。

我们也期待着在热度渐渐退去后,理智的观众们的渐渐回归。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